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哦吼吼,关系大进展。

上周太忙要去电视台录公开课,不好意思,哭唧唧TAT

不要脸地求♥️和评论~~~么么哒

第十八章


阿诚这已经是第五次停下筷子看他的大哥了,但目光一接触,对方却立刻避开眼神,低头看报纸。

阿诚只好继续低头吃饭,但不一会儿仍能感受到大哥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阿诚有些尴尬,浑身不自在起来,碍着大姐还在这里,强忍着想要询问的欲望,三下五除二喝干净了碗里的粥,略有含糊地说了一句:“我先去开车。”然后有些慌忙地转身离去。

明楼一直到大姐唤他名字,这才收回目光。

“有什么事么,大姐。”明楼转脸望向大姐。

“桂姨来信了。”明镜故意压低着嗓子,仿佛害怕被谁听到一般。

“桂姨?”明楼眼前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跪在明家门前哭泣的妇女身影。

“她说她在乡下实在过不下去了,想回明家。当年的事她也知道悔改,你看能不能……”带着一点劝谏的语气。

“唉,我看这事不成,就算我同意,阿诚也绝不会同意,你也知道他那性子。”明楼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他永远都忘不了,当年他从门缝看到的那个胆小瑟缩的身影,是那么需要人关心,一双鹿眼中始终透着令人心疼的坚强。


也许自己在那时就已经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情感了吧,在往后的交往沟通中,这种感情也与日俱增。


他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一开始还以为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趋势。却在不经意间悄悄改变了……


明楼已经陷入深思,以至于大姐之后说的什么也没听清,只是一味地允诺着。


一顿早餐倒是食不知味。


阿诚已经在车旁等候多时了,明楼远远地就看到了。


说实话,是真的有一种莫名的安心,不管是于明楼还是明诚。


一路上,相对无言。虽然是每次进行大任务前都有的无声的交流,但这一次确实有点不同。


其实阿诚早上在车旁等他大哥的时候,已经照了好几次后视镜。


他以为是自己早上洗脸没洗干净,所以大哥才一直盯着他看。


事实却并非如此。阿诚在疑惑的同时心中却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悸动。


明楼终于开口说话了。“小心点,不要受伤……”延长的话语仿佛有千言万语叙说不尽,却又说不下去。


“诶,知道了……”


---------------我是分割线-------------

晨曦的微光透过薄薄的窗帘,一派静谧和谐,顾熠铭却被异样的重力压醒了。


睁开朦胧的双眼,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瞬间就清醒了。


“啊啊啊啊,要迟到啦!”熟练地揪起胸前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的后颈,“Triste,你一定又把闹钟铃声拍掉了是不是!”


名为Triste的黑猫慵懒地伸了伸懒腰,金黄色的眼眸眯起一条缝,略带傲娇的小哼了一声。


“哎,”小铭也没什么办法,“就算你将功补过啦,帮我去把桌上的手枪和准备好的东西拿过来吧。”说着飞快地穿起衣服。


Triste不情愿地凌空呼了小铭一爪,却见无果只好转身轻巧下床,跃上桌子叼起东西。


小铭顺势接过,同时看都没看拉开卧室门,说:“你昨晚怎么回来了……”当视线转向客厅,小铭语气一噎,扶在门把上的手收紧。
原本整洁的客厅已经不堪入目,各种狗粮猫粮鸟食和零食包装袋乱七八糟,几只猫狗在沙发和地毯上躺的横七竖八,半空中还有几只鸟歪歪斜斜地掠过。


“Douleur,Perdition,Le désespoir,
La haine,你们几个带头整理,在我回来之前清理干净。”语气中有些微怒。


抓起西餐桌上的面包风风火火地出门了。


-------------我是分割线-----------------


小铭终于踩着点跑上了去接应与会高官们的邮轮。正好遇见了跟在队伍后面刚踏上邮轮正在搜身的楼诚二人。


这次是规定除了军官外任何人都不可以配枪,连汪曼春都不许带枪,更别说是楼诚和小铭这样的“文官”了(太天真了这只是表面)。


楼诚二人确实没有带枪,因为被发现就暴露。但小铭可就不一定了,就算冒着被发现暴露的危险也会带枪的。


所以两人停下脚步等待正在检查的小铭。


小铭的神色自若,自然的伸开双臂接受检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不会发生一般。


小铭是何等人物,若是被发现到真对不起他的特殊身份了。所以轻而易举就过了检查。


小铭双手插在口袋中,扬起微笑向楼诚二人走去,却看到甲板处一抹曼妙的身影翩然而来。


汪曼春十分自然的挽住明楼的手臂,满面春风地说:“师哥,陪我去看看风景吧。”


既然无事,明楼也不方便拒绝,只得答应。被汪曼春挽着手臂往前带,路过阿诚身边,不经意的一瞥,阿诚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明楼心里空落落地转身随着汪曼春向前走。


小铭的手已经从口袋中拿出来了,揽住阿诚的肩,拍了拍。


“走吧。”波澜不惊的眸子望向阿诚。


“嗯。”语气似有一丝波动。


哎,再天衣无缝的伪装也总是有裂痕的,就看能掩藏地多隐秘了。小铭边走边想。


---------------我是分割线-------------


明楼在甲板上泡妹子,顾熠铭和阿诚倒是在做正经事。


两人都是训练过的,轻而易举就可以潜入人迹罕至的底舱,七拐八弯地来到了水密隔舱室。


“你怎么这么熟悉?”阿诚压低声音问。


“我在各种型号的船只中都训练过,烂熟于心。”小铭轻笑。


说着递给阿诚一个袋子,“这是Na,你有分寸,看着用吧。”阿诚接过。


顾熠铭继续说,“以这船的型号来说,吃水线偏低,速度快但有大风浪时会不稳。所以用风浪时就会打开水密隔舱,增加吃水线深度。”


小铭打开水密隔舱的门,将几袋Na挂好。“任务开始后船员们一定会控制水密隔舱注水以保持船身平衡,到时Na和水反应会产生类似爆炸,他们看到后一定会停止注水,我们乘不稳时赶紧完成任务。”


“嗯,知道了,我会知会大哥的。”


--------------我是分割线--------------


航行很顺利,顺利到不能再顺利,别说是埋伏,连一点大颠簸都没有。船上的日本人都很高兴,认为这是好兆头。


殊不知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返回时是原路返回的,接上了那些官员们,船上已经一片欢腾,就像和平大会已经成功了似的。


独自一人站在船舱顶的露台上的小铭倚着栏杆,渐渐沉下来的夜幕使他的轮廓有些不清晰。冷冷地望着甲板上欢闹的人群,露出了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转身走下船舱。


各位,好好享受……

TBC

lo主内心os:下一章即将出现,真•黑化•小铭和真•电灯泡•曼春。
学校十月五号上课,我争取四号在更一章,初三狗心里苦。


都没评论你萌是不是不爱我了QAQ,哼唧唧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