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自己感觉自己每次更得太少剧情又拖沓,在这样下去要一百章才能完结,所以,以后每一章都会这么长了,而且我尽量少啰嗦。

这一章我写得都快把自己憋死了。

对于那些只喜欢看楼诚戏份的看官来说这一章可能有些枯燥但相信我这一章对整个文章有着巨大的作用,不看的话有可能以后看不懂。理解能力特强者除外。

这一章我们亲爱的腹黑小天使的身世铺垫基本完成,他的过去真是比阿诚还惨一百倍。心疼QAQ

废话不多说了,开始action!(你话已经很多了)

不要脸地求♥️蓝手和评论。


第十七章


今天特务委员会的官员们觉得好像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平时形影不离的明长官和明秘书今日一前一后地进了特务委员会的大门,两人都有着浓重的黑眼圈而且不发一言。从走廊上走过各路官员连大气也不敢喘。

阿诚径直走向秘书处,明楼也直接走向办公室,一路上官员们都大眼瞪小眼,不明所以。

阿诚放下公文包,泡了一杯咖啡,习惯性地就要往明楼那边走。

脚步顿了顿,又把咖啡放回自己桌上,抿了一口。

理了理思绪,还是往办公处走了,不过是另一个方向。

信息素的事情,还是要谨慎对待的,阿诚想。

来到顾熠铭的办公室门前,阿诚稍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抬手敲了敲门。许久没什么反应,阿诚就推门进去了。

整洁的房间内空无一人,窗帘在晨风的吹拂下上下飘动。

阿诚正在纳闷这人去哪了,窗户处传来一声异响。

阿诚不愧是阿诚,霎时间拔枪拉开保险栓对准窗户,随时准备射击。

那个身影一手抓着窗棂一手拿着一盒不明物体灵活地翻进了办公室。

阿诚刚准备射击不明物体,就听见一声含糊的“等等!”

阿诚这才看清是顾熠铭,嘴里还叼着一片吐司。

“顾长官行事诡秘,不走正门翻窗干嘛?”阿诚收回枪,戏虐地说。

“迟到了啊,被别人知道多毁形象。”顾熠铭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

站起时还瞄到了阿诚憋笑的表情。顾熠铭说:“诶,我可就这一次啊。要不是为了帮你搞信息素弄到凌晨三点才睡,我是绝不可能迟到嗒。”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先谈正事。”

“哦,对。”顾熠铭把吐司放一边,把那扁扁的黑盒子打开,里面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小小的针管。

“每一管是5ml,一星期一次就行。先注射一支吧。”顾熠铭一边处理文件一边说。

阿诚拿出一支针管,合上盒子,揣进衣内兜里。将针帽拿掉就要注射。

顾熠铭拿过针管,说:“我来吧,注射的地方自然是里腺体越近越好,但记住千万不能扎破腺体。”

阿诚只能乖乖低下头,顾熠铭的双臂绕过他的脖子。这一低头,确是让阿诚看到了他脖子上有一块浅浅的伤疤,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顾熠铭的身子不易察觉地僵了一下,“啊……不过是小时候玩烟花烫伤了……”

话中的停顿被阿诚捕捉到了,但不说破。目光向下,阿诚看到了一块玉。

很普通的圆形样式,中间穿了一个绿豆大小的孔,玄色的丝线穿过其中。在玉的上方打过一个结后向两边分开,然后两边各有三颗玉珠点缀。那玉在晨曦的阳光下竟浮现出繁复的花纹,但一晃眼确又消失不见。整个玉看起来朴实又不失华丽。

顾熠铭知道阿诚在看什么,解释说:“那是千年寒玉,我天生体寒,这块玉能让我的体温保持在正常人的水平。”顾熠铭手上动作不停。


--------------我是分割线----------------


另一边的明长官。

阿诚平常这个时候都会给我送咖啡的……阿诚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昨天晚上就不应该这么冲动……你看看你,把阿诚吓跑了吧……阿诚……

明楼复杂的心理斗争终于打破了他最后一点忍耐力,是在忍不住的明长官拨通了阿诚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忙音,没人接。看来只好亲自去一趟了。明楼想。

明楼风风火火地向秘书处走去,不顾旁人侧目。
“阿诚!”明楼推开秘书处的门,秘书处其他人吓得一个激灵。而阿诚的位置却空空如也。

“阿诚呢?”明楼有点不爽。

“明秘书他不是往办公处去了吗?难道没去您那?”李秘书有些忐忑不安。

明楼几乎是在瞬间就黑了脸,虽说办公处的官员不少,但阿诚会找的,除了自己,就只有……

明楼甩上门就往顾熠铭的办公室去。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自然听到这动静,恰好最后一滴信息素也注射完毕。

脚步已经迫在眉睫,顾熠铭手指一转,针管就不着痕迹地滑入了袖管,两人自觉各向后退一步。顾熠铭抄起桌上的文件就递给阿诚。

明楼推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正常”的景象。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不爽。

“阿诚,我昨晚和你说什么来着?”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酸味。

“我还以为是食堂大妈把醋倒我门口了,这么酸……”顾熠铭直嘀咕。

“你说什么?”

“没……没事,这次是有要紧事,我正想让阿诚把电文拿给你呢……是吧……”顾熠铭用手肘戳戳阿诚。

“是的先生,是组织的任务电文。”阿诚毫无波动地说。

可以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顾熠铭对阿诚是刮目相看。不过是真有任务。

“呐,文件上说明天日方为了新上海和平大会的顺利召开,特地将与会人员分两种路径调来上海,只要有一路到达大会就能召开。”

明楼早已关上了门,也顾不得什么,来到办公桌前把阿诚往自己身边一拉。

“那上面怎么安排?”明楼有些阴沉沉地问。

“陆路的一个不留全杀光,水路的恐吓恐吓,挑几个人杀杀就可以了。说是一起全杀光太刻意,只要让大会暂时没法开就行了,剩下的再说。不过听说南田一行和你还有我都要在水路上陪同。”顾熠铭一边玩手指一边说。

虽然内心不爽,但幸好冷静的头脑还没有退化。明楼说:“我要锻炼明台,陆路的任务交给他来做,水路上的偷袭我们几个配合着来吧。顾熠铭,你有没有炸药的来源?”

“没有。炸药难找成本还高,体积大还容易暴露。但是,我有这个。”顾熠铭从一个黑色装着瓶瓶罐罐的箱子里拿出了一瓶银白色的块状物。

“这什么?”阿诚问。

顾熠铭不动声色地将瓶子转个圈,将标签露出来:Na。

三人都是文化人,自然明白,顾熠铭说:“这只是一部分,本来做实验用的,这下倒是真派上用场了。”

“那我和阿诚先回去安排事宜了,希望我们,合作无间。”明楼特地强调了“我和阿诚”。

小铭内心os:要不要这么小心眼啊,我什么都没做啊。

待他们并肩走后,顾熠铭淡淡地说:“作孽啊,竹子香变松树香了啊。”


--------------我是分割线----------------


繁华的街市,却有一栋美丽的小洋房显得过于冷清。房内几乎没有光亮。

长发少年走到衣柜前,手在中间一用力,两边的衣柜板旋转180°。几乎一整面墙都挂满了枪支弹药和刀剑匕首,比的上一个小型军火库了。

顾熠铭看着一墙的武器,将近不可闻地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啊,我的武器……”拿起还未组装的手枪走到桌前。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他就已经将子弹按进子弹匣又扣进了枪内室,飞快地拉开保险栓,瞄准。
但没有开枪。

收回枪,望着窗外的夜色,喃喃:“其中有几个人是参加过当年那件事的人吧,呵。”

眼眸中划过阴霾和残忍。


lo主内心os:感觉小铭要黑化了肿么破?阿诚信息素变了好可惜……已经累瘫我先去写会作业压压惊。


TBC

评论(2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