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wuli腹黑小天使要来救场啦,大哥我批发醋的你要不要来一坛。

不要脸地求♥️、蓝手和评论。。。

第十三章


“阿诚!”熟悉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让正在猛灌酒的阿诚差点呛到。

“唔咳,先......先生。”阿诚转过身,却看见汪曼春正亲昵地挽着明楼的手臂。

“你怎么喝成这样,小心点。”明楼的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先生我没事。”可惜阿诚没有看到。

明楼掩去了神色,说:“阿诚,你应该去请南田课长跳支舞。”

“啊?”阿诚还没有反应过来。

“感谢她的知遇之恩。”

“先生......”阿诚自然是不愿意。

“去!我叫你去跳舞又不是叫你去跳楼!”语气中带着不可置否。

“是。”阿诚只好应允。

舞池另一端的南田正和梁仲春聊得欢畅。阿诚穿过正在跳舞的人群,走到南田洋子的面前。

“不知能否请南田课长跳一支舞?”阿诚恭恭敬敬地问。

“当然可以。”南田放下酒杯。一旁的梁仲春也点头示意。

梁仲春看着双双进入舞池的两人,神色有点令人捉摸不透。


-------------我是分割线-----------------


舞池里,表面上悠闲自在的二人,实际上在谈着政治交易。

“很意外,阿诚先生前倨后恭。”

“没有一尘不变的事物,何况是人呢?”阿诚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两人聊得欢畅,舞步也步步切合。

可一旁一直往这边看的明长官可就没那么舒服了。

看着他们两个相处得那么和谐,感觉心里有点酸。

不对,明楼。他告诫自己。他们两个相处融洽,自己应该高兴才对。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藏在暗处躲避疯狂的omega小姐的长发少年,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果然,我猜的没错。顾熠铭想。

而还在舞池的阿诚,却似乎忘记了他正面临着巨大的难题。

顾熠铭正专心致志地分析着明楼的神色,将葡萄汁送到嘴边。

浓郁的葡萄味中间若有若无地夹着一丝熟悉的味道。

经过特殊训练的顾熠铭敏锐如他,立刻就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原本靠在墙上的脊背瞬间绷直。

将酒杯一下拍在一旁的桌上,用一种不会被人起疑的最快的动作在人群中穿梭,接近舞台。

遭了,就算我是经过特殊训练嗅觉十分灵敏,但南田离他那么近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南田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本来与阿诚聊得欢畅的南田洋子忽而耸了耸鼻子,皱了皱眉头,说:“阿诚先生,你的身上怎么有一股……”

阿诚这才记起这件严峻的事来,冷汗已经快浸透了衬衫,抽抽手,意图逃离。

忽的。一只手按上他的肩头,迫使他冷静下来。

lo主内心os:爱玛好紧脏,让我喝口水压压惊。。。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