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生贺加更)

我也不管有多少评论了TAT,看在kkw生日的份上,我才加更的,不是为了你们知道吗(傲娇脸)(划掉)
还是不要脸地求红心和评论~~

第十一章

刚进来的楼诚二人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也看到了他眼底的戏虐。

“这小子,小小年纪就这么腹黑。”阿诚接过明楼的外套。

“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祸害。”明楼还在为前几天的事心情不爽着呢。

顾熠铭显然是听到了,抬头向二人点了点头,吐了吐舌头,算是打招呼。

二人也点头回礼。明楼说:“你先去把礼物给汪曼春,我在下面应付一下就来。”

“是。”阿诚眼底闪过一丝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却被顾熠铭敏锐地捕捉到了。


--------------我是分割线----------------


今天的汪曼春很美,不穿军服而改穿一袭雪白似婚纱的礼服,少了一份血腥,多了一份曼妙。

阿诚将礼盒打开,一串精致的珍珠项链呈现在汪曼春眼前。阿诚恭敬地说:“这是先生送给您的礼物。”

“这么贵重的礼物,不合适吧。”

“先生说了,再贵重的饰品,衬您也不为过。”阿诚心中有些不舒服。

“那,我就收下了。”

“需要帮忙吗?”

汪曼春将项链递给阿诚。阿诚接过,帮他带项链。

“我师哥在巴黎......”汪曼春看似无意的提起。

“两年前交往了一个女孩。”阿诚知道她想问什么。

“然后呢?”汪曼春语气变了。

“大小姐不同意。”

“呵,明镜,当年就是她阻拦,师哥才把我一个人丢在上海。可如今他回来了。”

“我能杀掉所有挡我路的人。明镜,我一定要她死在我面前!”

“汪曼春!”阿诚一听,急了,护姐宝的本性立马暴露。

“咣当!”大门被人大力地打开了,是明楼。

“曼春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明楼怒气冲冲地说。

阿诚的脸上满是错愕,眼中都是不甘心,却还是低下头,说:“对不起,先生。”

“你要道歉的人不是我。”

阿诚转身,更加不甘心地说:“对不起,汪小姐。”

汪曼春大度地说:“没关系。”一副善解人意大家闺秀的样子,刚刚狠戾的样子一扫而光。

“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吗?”

“不管因为什么,他这么说你就是他的不对。”

正在关门的阿诚听到这句话,心中泛起阵阵的酸楚,原来,你连解释都不愿意听吗,呵,真是讽刺。

明楼其实也不好受,看着阿诚负气走开的样子,心中堵得慌。

但明楼不愧是明楼,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是忽悠汪曼春,很快调整了过来。

明楼在包间里和汪曼春有说有笑,突然门口响起了一声枪响。

明楼眼明手快地右手搂住汪曼春的腰向沙发上倒,左手拿出枪对准门口。

却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拿着一个破掉的气球站在门口。明楼和汪曼春松了一口气直起身来。

“先生!先生您没事吧!”阿诚脚步凌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双眼有些微红。


lo主内心os:吐血了吐血了,你何苦为难自己,自虐倾向Max啊,cry。。。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