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第八章
“阿嚏!”仅一墙之隔的顾熠铭仿佛收到了什么讯号。一定是明楼那个褶子怪在骂我。

顾熠铭停下已经批了一半的文件,黑色的钢笔在他修长的手指中自如地旋转着。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呵,看来我猜得没错,那两个人在对方心中都绝不是单纯的兄弟或上下属的关系,只是他们自己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唇角轻钩。

“好不容易醒来一次,要不帮忙撮合他们一下?闲着也是闲着。感情这种东西啊,虽然我得不到,但我还是希望别人得到的......”


下定决心,抬眼,看到了成山的文件,想:我新官上任怎么会有那么多事要干啊!一定是明楼那个褶子怪偷懒,要不就是试探我的能力。啊啊啊啊啊!烦死了,我还是批文件吧。


------------我是分割线-----------------

明诚没有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让他不得不考虑起顾熠铭的提议。

从巴黎到上海,也许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原因,阿诚感觉自己的信息素分泌好像比往常要多一些。

但朋友的信息素又所剩无几,阿诚只好和往常一样只打了一针信息素,就去上班了。

上午还算顺利,alpha信息素很好地掩盖了阿诚的信息素。

但一到下午,那一剂信息素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阿诚尽量用衬衫的领子盖住后颈的腺体。并且离明楼稍稍远些。

正巧,汪曼春来委员会看明楼,一进门,就飞身扑到明楼身上,明楼这次稍稍犹豫了一下,但手还是抚上了她的背。

“师哥,今天晚上陪我一起吃饭吧!”

“可......可是我今天晚上还要去码头取货呢......”明楼有些为难。

看到他俩抱在一起,阿诚觉得有些尴尬,心里酸酸的有些不舒服,背过身去,说:“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等一下!”阿诚果然停住了脚步,不知为何明楼有点想向他解释。“算了你先出去吧。”却又不知应该向他解释什么。

“是。”阿诚低低地说。

“等一下阿诚!”这次是汪曼春叫住了阿诚。

“怎么了汪小姐?”阿诚转过身,脸上是礼貌的笑。

放开明楼的汪曼春走近阿诚,轻轻拽着阿诚的西装领口往下一拉,阿诚猝不及防地被拉低了身子。

“好阿诚,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就帮师哥去把货取了吧,让师哥好好陪我叙叙旧好不好?”虽是请求,语气却带着一丝威胁。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