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第五章


第二天一早,已经早早到了委员会的明楼和明诚正在讨论组织上下达的新文件。


“文件上说那个人人会在今天上午来到委员会和我们会合。”


“来委员会?这里到处是汪伪的人,很容易暴露的。”


“组织还说,这次派来的不是普通人物,让我们互相配合掩饰身份。”


“我倒要看看,是哪号人物,经历了昨晚木村上平的事,我到挺想认识认识他的。”


说话间外面就开始吵吵嚷嚷的。“出去看看。”明楼起身拿掉眼镜,发话。阿诚尽职尽责地拿起一旁的大衣帮明楼披上。


外面早已是人山人海,楼诚两人只能站在较远的地方,问了问身边的一个官员:“这是发生了何事?”


“明长官日理万机,可能不曾听说,汪主任因为木村上平被刺的事大受刺激,从重庆叫了一个已经在各大国留学过的年轻人,叫顾熠铭,连夜赶来,担任特殊委员会副主任一职,和您平起平坐。”那个官员毕恭毕敬地说。


阿诚低声开口:“难道......”明楼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错不了,就是他。


就在此时,一辆和楼诚的车很像的黑色轿车在台阶前稳稳地停了下来,车中只有驾驶室一个人影。


车门打开,扶上车门的手和阿诚一样纤长如玉。长腿一迈,甩手关上车门。风衣外套衣角掠起,潇洒地飘动着。


一头在这个年代男性很少见的长发,给他完美雕琢的脸庞平添了几分动人心魄的美意。
差不多185的个子,身段挺拔修长,双腿笔直。


狭长的眼眸中就想一个无底洞,一旦落入,就再也无法逃脱,却也闪动着无边的沉着冷静、淡定自若。薄如刀刃的嘴唇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吻上去。


更令人惊叹的是他的年龄,那张年轻的面庞怎么看也就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却能担起如此大任,一定不简单。


一个女记者迫不及待地问:“为什么您是自己开车,而不是让秘书来开车呢?”


顾熠铭听了,唇角勾出一个淡笑,却美得令人失神,沉稳清冽而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我不习惯用助理,喜欢独来独往,怎么了美丽的小姐,问我这个干什么?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这位记者小姐显然已经昏了过去,少年有些尴尬地扶住她,把她交给一旁与她同行的摄影师。


信步走进大堂,许多官员慕名前来等候,女的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男的眼睛都发直了。


刚才外边人员混杂,一进到大堂中,顾熠铭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就渐渐清晰了起来。那是一种很纯正的alpha的味道,虽然淡淡的几乎不可闻,却出乎意外地沁人心脾。


既像醇香的美酒,又像清新的茶香。既像爽口的蔬菜,又像清甜的水果。既像浓郁的咖啡,又像甜腻的可可。交织在一起,有一种恍惚而迷离的意味,在无形中使人神魂颠倒、意乱情迷。


明楼心想,组织上究竟是派了个什么人物过来,竟如此惊为天人。


顾熠铭脚步不停,向前走着,不慌不忙,却在路过楼诚二人时,准确的说是路过阿诚时,脚步顿了顿,停了下来。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