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第四章


木村上平被这一幕所震撼了,久久无法回神,等到那名少年锋利如同刀子一般的眼神飞过来,才反应过来,大喊:“来......”


只不过第一个字还没喊完,就被少年一把扼住咽喉,没有说完的话被硬生生截了回去。
他从怀中掏出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抵上木村的脑门,松开他脖颈的手鼓捣着桌上的保险柜。


木村见势乘机说:“我......可以......告诉你密......密码,只......只要你放了我......”少年转眼瞟了他一眼,眼底满是嘲讽与不屑。


蒙面布下飘出一个磁性清冽的声音,很好听却有含着冷意:“呵,放了你?可惜,我的任务是杀了你......而且,难道你认为我打不开这保险箱?可笑。”


语气很平淡,却像在毒液里浸过的鞭子,只一鞭,就能让木村的心脏停跳。


抬手看看时间,秒针在一格一格地向12点的位置进发。到了,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正好8:00p.m.。轻扣扳机,子弹无声地凿穿了木村的脑门,在空中划出一朵血花。


转身来到保险柜前,坐下来细细摆弄,“嗑嗒”,不过一分钟光景,保险柜就乖顺地应声而开。拿起封得好好的密文档案,转身离开,轻跃一下又回到屋顶。


月色依旧微凉,他摘掉了蒙面布,不出意外的挺拔的鼻梁和薄如刀刃的嘴唇,那是一副何等年轻的面庞,最多也就15岁的样子。那惊为天人的面容足以让人窒息。


夜风鼓动起他的衣服,露出了他结实匀称和线条优美的肌肉,若隐若现的腹肌彰显着他的完美身材。


而他的左腰下方人鱼线尾部的位置,有一个深得像是烙印上去的字:“殇”。


长发及腰的他看上去有说不出的俊美和妖冶。


楼下渐渐地开始喧闹吵嚷起来。看来已经发现了,他想。向下看去,之间人群之中,有两个人从黑色轿车上下来,急匆匆地奔向现场,无疑是明楼和明诚。


唇角一钩,留下一句话在空中飘忽:“很期待与你们的相遇......”人却已经消失在了弥散的夜色中。


等明楼赶到木村上平所在的包厢,拨开人群,看到的是死不瞑目嘴巴大张眉心开花的木村上平。


又查看了另外死亡的八位保镖,看到两位因内伤而死的保镖时,明楼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手法精准,是个老手。


明诚查看了另六个人的伤口,对明楼说:“先生,刀口平整,水平切口一致,是死在一刀下。”


旁边听到这句话的人脸色已经发白,冷汗直冒,这究竟是怎样的怪物才可以做到这样。
明楼的眉毛皱得好像能夹死一只蚊子,转头问已经来此多时的76号行动处处长梁仲春:“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没有,除了一颗子弹壳另外什么都没留下。”梁仲春表情扭曲地说。


“好了,安顿好他,我得好好想想明天怎么向汪主任解释。阿诚,走!”


坐上车子,阿诚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哥,是不是......”“应该是组织上派来的人,心思缜密,手段狠厉,这个人绝对不可小觊。”明楼顿了顿,继续说,“你以后和他打照面的时候小心些。”

“嗯,知道了~”明诚的心里泛过一层暖意。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