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

行走的信息素

【楼诚】《茧》ABO


第三章(私设出现)


是夜,灯红酒绿的上海作为高度经济化的城市,喧嚣繁华,纸醉金迷。


与低空的繁华不同,楼顶上是一片静谧无声,黑夜笼罩大地,萧瑟的寒风如刀锋一般割裂着黑暗,可难耐夜色如水,划开的夜色又并拢,连接成一片混沌。


在这微凉的夜色中,一个神秘的身影坐于百乐门房顶上,蒙着黑色面纱的脸上看不清神色,黑色夜行衣衬得他身段修长,外面穿着黑色的风衣,被夜风吹得张扬地上下翻飞。


一条腿伸得笔直,另一条腿以完美的角度弯曲着。用手从风衣内侧拿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本子,熟练地翻开较后面的一页,上面赫然用隽永清丽的字体写着:“木村上平”。


他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手上没有什么肉,牵动手指的脉络清晰可见。拿出一支精致的钢笔,在那四个字旁边写上工整的字体:“12月27日百乐门顶楼906号VIP贵宾包厢”。


抬手看了看手表,不偏不倚地正指向7:55p.m.。虽然蒙了面,却依然可以看到笔挺的鼻梁下的薄唇向上轻钩了一下,继续落笔:“死亡时间:8:00p.m.”。


放回本子和笔,他站起来拍拍腿。一头及腰的长发让他远看有点像一个女人,但近看你就会发现你真是错得离谱。


高大挺拔的身躯,有棱有角的面庞英气逼人,喉咙处有一片小小的阴影,胸口平得犹如磨刀石。被风微微吹开的领口露出了完美的一字型锁骨。


墨色的齐腰长发在夜风的吹拂下,桀骜不羁地在空中翻飞,每一根发丝都带着张扬和不驯。刘海以完美的弧度向右拢去,贴在洁白如玉光洁的额头上。


再往下,一对犹如深秋沉潭的双眸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你在他眼里看到的只能是沉稳和冷静,没有一丝犹豫和彷徨,仿佛经常经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一般。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眼中大部分情感,使人琢磨不透。抬眼,留下的只有冰冷和肃杀,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一个跃身轻盈地落在窗檐上,向窗户内窥去,只见木村上平将几个舞女遣了出去。少杀几个无辜的人也不错,他想。


抓住房檐向下一翻,闪身进了房间,同时伸手劈向窗边两个保镖的枕骨大孔,力道足以让他们脑干瞬间充血爆裂。


房中另外六名保镖这才反应过来,向他逼来。他的眼神一凛,一柄精致的小刀,从袖口滑出,轻轻一握,一瞬之间向前划过一个半圆。


那几人一开始还没反应,零点几秒后,每个人的脖子上喷出一道血注,双目失神,应声倒地。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下,却在恍惚间已经夺取了六个人的生命。


评论

热度(10)